[德國] 過客在歐 - 啟程

對尚未踏入社會的學生而言,金錢的多寡佔影響旅程的一個主因。原先想一覽的瑞士就因物價過高而忍痛放棄,和時間一同放在天秤的兩端實在很難以平衡。

2013年6月29日的下午4點,從寶島臺灣出發,先飛往轉機的第一站 — 位於南韓的仁川機場( ICH )。坐的是波音的737-800型客機,單走道的空間顯得有些擠且小,所幸乘客並不算太多,坐起來出乎意料的舒適。餐點量少但可口,很容易就吃個精光。為了填飽肚子,幸運的要到第二份。一共要搭乘六班客機的我,只成功的要到這一次,省下一頓餐錢。
Weiteng(以下稱為W)是個對於航空相關知識比我豐富的人。一路上聽起講解機型、機場特色、眾多代碼等都可見其平時涉略不少。有他,旅途中很難靜下來,卻不顯得無聊。

圖一:機上飛機餐點完食


圖二:再見台灣


經過三個半小時的飛行,在20:00 (+9 )降落在大韓民國的國土上。心情開始有些焦躁起來,因為還得想辦法耗掉五小時。跟成功嶺相比,瞎耗的時間算少了。轉機時過安檢,安檢人員試圖用韓文跟我溝通,我只能比手畫腳回應或微笑。幸好沒再次發生把美工刀放在鉛筆盒內這樣的蠢事。

行前查詢過網路心得:得去登機門前領登機證,如今已經統一改為在「轉機櫃檯」領取。
仁川機場的免稅店和多數餐館早已歇息,故只在 23:00 時和 W 買個漢堡套餐享用。利用機場的免費無線網路上網發廢文、報平安。看著時鐘短針僅在十一、二中間,不禁打盹片刻。隨後W叫醒了我,趁其離開閒晃時心想:當一年前的夢想幻化成現實,期待著一段懷疑、興奮、擔心交織而成的旅程,會有怎樣的挑戰、發現、考驗在前方?
一旁傳來不少熟悉的台灣口音,有到土耳其、巴黎、倫敦等不同國度和大城。可見Etihad的行銷和部落客的推薦讓其闖出了知名度。
第二段飛行由 ICH 到阿布達比 (AUH)。轉機的旅程一定會經由其母機場所在地進行中轉,如國泰航空就在香港、泰國航空就在曼谷進行轉機。這趟十小時左右的旅程,一進艙門,以黃黑交錯而成的機艙內部配置,有種輝煌的氣勢,令人聯想到黃金和石油。和印象中的阿拉伯印象滿切合的。餐點、配置、語音娛樂設備顯然都高一等,雖只搭乘經濟艙亦夠舒適了。


圖說三:附贈毛毯
圖說四:餐點菜單,三國語言:阿拉伯、英、韓
期間開始面臨巨大的時差問題,在機上看完玩命關頭5、Harry Potter 第七冊上下集共三部電影外加小睡,十小時的旅程不算太長,還倒有些意猶未盡。
圖說五:過夜包:免洗襪、牙刷、牙膏、針線盒
降落在阿布達比機場,天剛亮,大約 06:00 (+4 )。轉幾區的商家並不多,小小一圈比桃機小的多。最後一段的六小時前往法蘭克福FRA的旅程就難熬了。睡眠、腸胃都開始不受控制。抵達目的地時儘想趕快前往旅社休息一發。
圖說六:過境大廳走道
圖說七:轉機候機處
德國法蘭克福,是德國的金融中心。在兩德尚未統一的時代,這兒恰好就是西德國土中的L型轉折點的位置,故將機場設在這是個聰明選擇。買張單程票( Einfahrtkarte )前往市區,可以選擇搭乘 S9 或是 RB 前往。順帶一提,德國有兩個法蘭克福,一個是在美茵河畔,另一個在奧得河畔。德文中是以 Frankfurt am Main 和 Frankfurt an der Oder 表示。
出了Frankfurt am Main Hbf. (在德文中Hbf.表示中央車站的意思),眼見的筆直道路爲皇帝路(Kaiser Straße)。隨著往市區深入,店鋪招租廣告、街頭到處塗鴉、煙屁股、或坐或躺的遊民,和歐元經典標識、高樓林立、五光十色的燈景共存。「外國的月亮比較圓」這樣的想法開始出現裂痕。
圖說八:和萍水相逢的合影
圖說九:中央車站外觀,為慶祝125週年
星期天的德國商家是休息的。對於背包客而言,沒有超市和藥妝店如同斷了後勤補給。無奈之餘,買了麥當勞和麵包充饑。台灣的麥當勞套餐價格即使現在都要109以上,但CP值高且好吃多了。6月30日 20:00 ( +2 ),窗外仍然亮的很。

圖說十:歐元標誌

2013.06.30(初稿)
2014.09.01(修編)

按讚加入粉絲團

延伸閱讀

GA瀏覽人氣: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