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德国] 过客在欧 - 启程

对尚未踏入社会的学生而言,金钱的多寡占影响旅程的一个主因。原先想一览的瑞士就因物价过高而忍痛放弃,和时间一同放在天秤的两端实在很难以平衡。

2013年6月29日的下午4点,从宝岛台湾出发,先飞往转机的第一站 — 位于韩国的仁川机场( ICH )。坐的是波音的737-800型客机,单走道的空间显得有些挤且小,所幸乘客并不算太多,坐起来出乎意料的舒适。餐点量少但可口,很容易就吃个精光。为了填饱肚子,幸运的要到第二份。一共要搭乘六班客机的我,只成功的要到这一次,省下一顿餐钱。
Weiteng(以下称为W)是个对于航空相关知识比我丰富的人。一路上听起讲解机型、机场特色、众多代码等都可见其平时涉略不少。有他,旅途中很难静下来,却不显得无聊。

图一:机上飞机餐点完食


图二:再见台湾


经过三个半小时的飞行,在20:00 (+9 )降落在大韩民国的国土上。心情开始有些焦躁起来,因为还得想办法耗掉五小时。跟成功岭相比,瞎耗的时间算少了。转机时过安检,安检人员试图用韩文跟我沟通,我只能比手画脚回应或微笑。幸好没再次发生把美工刀放在铅笔盒内这样的蠢事。

行前查询过网络心得:得去登机门前领登机证,如今已经统一改为在“转机柜台”领取。
仁川机场的免税店和多数餐馆早已歇息,故只在 23:00 时和 W 买个汉堡套餐享用。利用机场的免费无线网络上网发废文、报平安。看着时钟短针仅在十一、二中间,不禁打盹片刻。随后W叫醒了我,趁其离开闲晃时心想:当一年前的梦想幻化成现实,期待着一段怀疑、兴奋、担心交织而成的旅程,会有怎样的挑战、发现、考验在前方?
一旁传来不少熟悉的台湾口音,有到土耳其、巴黎、伦敦等不同国度和大城。可见Etihad的行销和部落客的推荐让其闯出了知名度。
第二段飞行由 ICH 到阿布达比 (AUH)。转机的旅程一定会经由其母机场所在地进行中转,如国泰航空就在香港、泰国航空就在曼谷进行转机。这趟十小时左右的旅程,一进舱门,以黄黑交错而成的机舱内部配置,有种辉煌的气势,令人联想到黄金和石油。和印象中的阿拉伯印象满切合的。餐点、配置、语音娱乐设备显然都高一等,虽只搭乘经济舱亦够舒适了。


图说三:附赠毛毯
图说四:餐点菜单,三国语言:阿拉伯、英、韩
期间开始面临巨大的时差问题,在机上看完玩命关头5、Harry Potter 第七册上下集共三部电影外加小睡,十小时的旅程不算太长,还倒有些意犹未尽。
图说五:过夜包:免洗袜、牙刷、牙膏、针线盒
降落在阿布达比机场,天刚亮,大约 06:00 (+4 )。转几区的商家并不多,小小一圈比桃机小的多。最后一段的六小时前往法兰克福FRA的旅程就难熬了。睡眠、肠胃都开始不受控制。抵达目的地时尽想赶快前往旅社休息一发。
图说六:过境大厅走道
图说七:转机候机处
德国法兰克福,是德国的金融中心。在两德尚未统一的时代,这儿恰好就是西德国土中的L型转折点的位置,故将机场设在这是个聪明选择。买张单程票( Einfahrtkarte )前往市区,可以选择搭乘 S9 或是 RB 前往。顺带一提,德国有两个法兰克福,一个是在美茵河畔,另一个在奥得河畔。德文中是以 Frankfurt am Main 和 Frankfurt an der Oder 表示。
出了Frankfurt am Main Hbf. (在德文中Hbf.表示中央车站的意思),眼见的笔直道路为皇帝路(Kaiser Straße)。随着往市区深入,店铺招租广告、街头到处涂鸦、烟屁股、或坐或躺的游民,和欧元经典标识、高楼林立、五光十色的灯景共存。“外国的月亮比较圆”这样的想法开始出现裂痕。
图说八:和萍水相逢的合影
图说九:中央车站外观,为庆祝125周年
星期天的德国商家是休息的。对于背包客而言,没有超市和药妆店如同断了后勤补给。无奈之余,买了麦当劳和面包充饥。台湾的麦当劳套餐价格即使现在都要109以上,但CP值高且好吃多了。6月30日 20:00 ( +2 ),窗外仍然亮的很。

图说十:欧元标志

2013.06.30(初稿)
2014.09.01(修编)


按赞加入粉丝团

延伸阅读